北京市华远集团总裁 华远集团公司的企业性质为国有独资公司,隶属于北京市西城区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主要担负管理和投资职能。

任志强:又是一场闹剧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2-09 15:15:56

  媒体央视当成了新闻在炒作,却似乎2008年的事情今天再次发生了。每个人为了出名都可以将历史的旧闻编造成好像发生在今天的闹剧

  2009年年报公布之后,我在上市公司的年薪就成为了社会的新闻,为此我不得不专门为此写了个博客,发在了网上告诉社会:1996年我的年薪就超过了700万元,并在报纸上公开刊登过,而十多年之后我的年薪并没涨,但中国的GDP和财政税收均涨了很多、城乡人均工资增长了许多。

  从手机报上刊登了开始,媒体们求证的电话就未断,尤其是央视的记者们更像疯了一样的一个接一个的来电话,仅中央二台财经频道就有多位女性分别来电、连续进攻,并在未明确告知的情况下偷偷录音,干起了间谍、特务的勾当,连公检法要录音时都要正式通知被访者,否则不能成为当庭证据。但央视早就忘记了新闻工作者的道德底线,且未经许可将偷录的内容公开播放。

  幸亏我并不在乎,否则就要将央视告上法庭了。有趣的是,央视并不敢将这偷偷录音的内容全部都同时播放出来,而是想断章取义的播放只与央视误导民众有利的段落,甚至不惜用流氓的手段歪曲事实。

  央视财经第一次的询问中,我早已告之其这是旧闻,且已在博客中早有说明,名义工资与实际工资是两回事,国资委让拿多少我才能拿多少。但第二次来电时,却仍在重复同样的问题。证明了他们并不想弄清事实的真相,而目的仅在于按央视编导们所设计的意图来误导民众,甚至不惜用偷偷录音的非正当手段。

  其实早在央视二台财经频道请我到央视讲课时,就已说过这个问题,特别是名义收入与实际收入之间的差别。名义的穷人与实际的穷人、名义的富人与实际的富人之间的划分与界定等问题。早已向央视二台财经频道的记者们说清了我的名义工资(上市公司公告的工资,这是股东给的)与实际工资(即国资委实际让领的工资)是不同的。但央视的记者们似乎都是单兵作战分头抢新闻,并不想互通信息,也不想了解事实真相,于是才采访重叠、连续轰炸。没有人真的知道电话对面的是否真是央视财经频道的记者,也许只是个骗子也说不定。

  更有趣的是前天晚上是西城区市政协委员们的聚会,这些委员中恰恰有当年我第一次上报700多万元年薪时的区长、区委书记和区前纪委书记、现政协主席等许多经历过1996年历史过程的领导们,以此为话题也成了回忆历史和友谊的主线。

  第一次的审查与询问来自于当时的党中央纪委书记兼北京市市委书记的尉健行,而回答人正是在场的区委书记王长连(前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他当时的回答是:1、规定是区委、区政府同意的。2、文件时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3、标准时董事会决定并在合同中约定的。换句话说,是公开透明并经批准的。

  第二次的复查时前任政协主席陈广文带队的小组,当时任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这次有现任市委组织部长、当时的区领导吕锡文和华润的总经理宁高宁等人参加。再一次说明了情况和规定,出示了各种相关审批的文件,于是陈书记提出了名义与实际双标准的问题,并将名义工资暂存,以减轻当前政府干部管理压力。

  第三次的领导批示来自阿里巴巴网上我辞去700万元年薪职务的消息,时任国家总理的朱总理在专门网页的打印纸上作了批示,并经由国办盖了红章转发给有关部门。

  十五年后媒体再次将我的年薪问题当成重大新闻炒了又炒(去年炒今年再炒),难道还想让某个比国家总理、党的纪委书记更高职位的人物再做个什么批示吗?

  参加聚会的西城委员中也有与我同归一个国资委管辖的企业领导,不但了解企业与区国资委签约的情况、年薪管理的规定,更是知道每年的年薪最终决定于国资委的考核结果。每年初国资委的总结会上会考核上年、签约下年指标,并发个内装工资标准小条的信封,并且是互不公开数字的,避免企业领导之间的矛盾。这张考核单才是“圣旨”决定着“俸禄”。

  我给许多来我办公室采访的记者们看过这张“圣旨”,但却没给他们看最后的数字,可民众与记者们所关心的却总是数字。我实际的工资大约低于公布年薪的十一分之一,但我按国资委的要求不会公布具体数字的,反正不如我的讲课费多。

  一群糊涂的人做了个糊涂的排行榜,却不知道公告中公布的年薪分两个部分组成:一是董事会批准的年薪;二是当年的奖励。奖励分为现金部分和股权激励等其他形式,这要根据各公司的制度来决定。

  如万科实行的是股权激励,如果计算上股权激励,王石的收入大约要上亿元了,是我的十多倍,但万科的股权激励是有其他条件的,2008年万科未实现承诺的业绩,2009年也未完成承诺的业绩,所以股权激励失效,要退回去。但是不等于没有,假如万科完成了承诺的条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其他公司也有类似的情况,而完不成任务拿不到奖励,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华远地产实行的是按净资产回报率提取现金奖励的激励方式,完成了就要按比例提取,完不成同样拿不到!

  这两种激励制度的差别,搞排行榜的人没弄清楚,不至于连专门研究与报道中国财经的央视财经频道也糊里糊涂的弄不清楚吧!这么多媒体的记者就没一个弄清楚的人吗?看来不是别有用心也可称得上是不读书、不看报的外行了。这又与中央台批评明星们代言假药有什么分别吗?明星们是不可能像医生一样懂药的,但记者们至少也应该知道公司激励机制不同的公告和表现形式的不同,不应该被一个无知的排行榜所欺骗吧。重要的在于记者们,包括中央二台财经频道的记者们,从根本上从来都没想弄清楚真相。

  同样是媒体的第一财经电视的《首席评论》就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他们要努力做的则是邀请我去阐述国企企业家的境遇和期许,完全是从新的视角解读真相。很明显,这就是编辑们的差距了!

  也许只是因为我曾在博客中批评了中央二财经频道的许多不良报道,因此他们怀恨在心拼命想找一些不利于我形象的攻击点,借此机会而故意为之。却不知在为我大作广告的同时,更加暴露出了央视媒体的低水平,甚至到了愚昧无知与无耻的地步了。至少他们应告诉我正在做的是录音采访吧!总不会中央电视台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吧!美国的电影中常常看到警察在抓嫌疑人时还要先说一句告知语呢。堂堂社会主义中国的首席电视媒体竟然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吗?

  我没有央视手中强大的舆论平台,无法用媒体这种工具去传播信息,但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像第一财经一样能看穿这些不光彩背后的真相。

  央视财经频道中也有许多我的熟人和朋友,他们并不反对,甚至赞成我对央视财经频道的评价,但他们没有发言权,于是他们只能以个人名义像我表示歉意。

  我很理解媒体的无奈,也很坦然的面对。正是因为我的心态好,不怕(也没有)被别人抓住小辫子,连国家机关从中纪委、税务总局、国土部、监察部、住建部等部门都曾多次查来查去,又何惧媒体不实的报道呢。

  别的问题我的上级会让我少说点,但关于年薪问题却鼓励我去澄清,正是因为他们很清楚是他们在决定着我的收入,遵守着他们的规定。否则我这个快退休的人早就下台了。按某位区委书记的说法是:我这头驴还能努力的拉几年车。

  更多人关心的其实是我今年的年薪,很快就公告了,比去年少,但少不了多少。因为华远地产2009年的业绩是下降的(已预公告了)。因为2009年没有新的竣工结算,反映的是2008年的销售情况,而2009年的销售则会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反映出来(生产周期的特殊性)。

  华远二次上市后,从规模上讲并不是一个大公司,但其业务的核心竞争力表现在用有限的资本为股东创造更多的收益上。因此按生产规模、销售规模、利润总额等方面对比,华远大约都要排在中国房地产企业的五十或一百名之后。但不管是前年还是去年,按净资产回报率计算大约都在前十名。

  当央企决定按EVA值进行考核时,净资产回报率或说股东净收益大约就成了最核心的考核标准了。激励当然要按净资产收益率来计算了。仅靠规模而生产的利润远不如靠经营能力而创造的超额收益。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最终只能用净资产回报率来衡量。

  央视与媒体演出的一场闹剧,不知道想说明什么问题。旧闻当新闻播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为什么不将有效的、强大的宣传工具多播播北京两会上的企业家为北京的建设与民生、环保与交通等等话题的出谋划策和优秀的建议呢?这不正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吗?

  提前出这篇博文,只是希望当我们的年报公告之后,不要再去炒来炒去了。这种“新闻”早就失去了真正的社会价值,我的最终收入依然要由国资委的考核最终决定!


TAG: 博客 房地产 国资委 任志强 央视 闹剧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7-12-18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087
  • 日志数: 180
  • 建立时间: 2009-01-16
  • 更新时间: 2010-08-17

RSS订阅

Open Toolbar